中国服装市场

  • 疫情回暖!中国服装市场将要复苏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

    了解疫情回暖!中国服装市场将要复苏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更多服装批发进货信息,请添加客服微信 dangkou66,可以查看广州十三行、深圳南油、杭州四季青等全国各地服装批发市场档口微信二维码。 导语: 受特殊时期影响,本土服饰企业去年上半年的生产经营遭受了显著的不利影响,绝大部分服饰企业的营收、净利均出现全面下滑。面对疫情带来的挑战与考验,不少服饰企业积极求变,调整营销策略,围绕私域流量进行精细化运营,期间,社群运营、直播电商成为行业关键词。   来源于:联商网  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许多行业都处于危机,那么中国服装行业亦是。   受特殊时期影响,本土服饰企业去年上半年的生产经营遭受了显著的不利影响,绝大部分服饰企业的营收、净利均出现全面下滑。面对疫情带来的挑战与考验,不少服饰企业积极求变,调整营销策略,围绕私域流量进行精细化运营,期间,社群运营、直播电商成为行业关键词。   随着国内疫情日趋平稳,行业自2020年三季度开始“回暖”,降幅逐季收窄。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关注的49家沪深港纺织服装上市公司中,33家企业的2021年一季报均已披露。其中,超过6成服饰企业2021年一季度业绩同比大幅增长,实现“双增”。   01 数字化、私域流量成关键词   33家纺织服装行业上市公司2021年一季报显示,22家公司实现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双增,4家公司的营业收入、净利润双降。   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幅来看,海澜之家、杉杉股份、美邦服饰等18家企业净利润增幅超100%。其中,森马服饰、太平鸟、朗姿股份、锦泓集团、奥康国际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916.78%、2222.00%、1209.16%、15661.80%、1738.42%。   仅从数据层面来看,大部分服饰企业单季度增势喜人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一季度正是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,因此,今年出现不少“双增”迅猛的情况,实则是因为去年同期受疫情影响,多数服饰企业销售大幅度下降。   通过对比各家企业2019年一季度财报,《联商网》发现,大部分企业的良好业绩,实则是恢复到2019年的数据基准。   以奥康国际为例,其2021一季度营收为8.44亿元,同比增长92.15%,实现归母净利润4696.65万元,同比大增1738.42%;而其2019年一季度营收为7.36亿元,归母净利润为7913.92万元。   尽管如此,考虑到今年1月国内疫情仍有小范围反复,大部分服饰企业能够恢复至疫情前水平的情况,也反映了服装行业正在持续复苏。   相比于大部分只是恢复至疫情前水平的服饰行业,太平鸟今年一季度的业绩颇为亮眼,即使与2019年一季度相比,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也有不小增幅:太平鸟2021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6.70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.03亿元;其2019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为16.59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.87亿元。   太平鸟方面表示,业绩的强劲增长除了和上一年较低的基数外,与旗下品牌直营零售门店规模增加、加盟商订货量高涨和电商增速稳健有关。   据悉,在销售渠道上,太平鸟继续完善门店和电商的运营质量,以店效增长为抓手,实现春装的柔性供应;在商品管理环节上,太平鸟借助行业大数据和商品数据系统,滚动开发、柔性供应,有效提升了商品周转效率,降低了库存风险。   此外,太平鸟在私域流量构建上的布局同样不容忽视。去年疫情期间,在大量线下门店销售额几近“归零”时,太平鸟推出微信线上会员专场、微信秒杀、小程序分销、不同区域轮流直播等创新场景,实现了半数暂停营业门店有销售,日均总零售额800万+的业绩。   可以发现,数据驱动、私域运营不仅成为各大品牌在度过至暗时刻,实现快速复苏的“救命稻草”,也将成为它们未来提升业绩、谋求增长的“利器”。   02 行业向好时的“下跌者”们   尽管今年一季度服装板块业绩表现强劲,大部分服饰企业业绩同比大幅增长,但仍有少数企业没有坐上这班“车”,反而出现下滑。 开了店才发现根本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,本来想着投入十几万就够了,结果因为是加盟的品牌,还没到季节就让订货,冬天订夏天的,夏天订冬天的,订货时感觉模特穿的衣服都好看,恨不得都订上,结果等到了季节,货发过来了,却咋看看不顺眼了,货品挤压占用资金,然后订货还要支付预付款,我的天啊,资金是越投越多。 而开店的地方又是新市场,人气上不来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用了各种宣传和促销手段,销售业绩也不见好。 没有赚钱,却月月往里贴钱,我自己上班挣的工资都拿去给店里导购发工资了,整天节衣缩食,恨不得一分钱掰成两半花。 还要打肿脸充胖子,店员工资不能少,店里开支不能少,店里灯光还要明亮,因为担心恶性循环,害怕店员不用心,害怕店里没灯光不吸引顾客。 那段时间简直生不如死,每每夜里独自哭泣,一边哭还一边想着如何提高店里业绩,各种方法地想,半夜还在看书、听课,只求灵光乍现,能让服装店起死回生。 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找货团队,全国各地工厂/档口的微信二维码都有。外地的店主可以添加客服微信dangkou66,不用亲自去跑市场,就可以在平台查看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全国各地服装、鞋子、包包等全部批发市场档口的微信二维码哦,直接和档口拿货,没有买手赚差价。 服装品牌加盟那些厂家,每年都会出很多库存,她们都是提前一两个季度生产,哪个款好卖?哪个款不好卖?当时他们研发的时候也不知道, 这些库存都是后来经过市场淘汰下来的,卖的并不好,然后就有专门收这些货的,拿回去三折五折的卖, 其实这些衣服品牌商也并没有赔多少钱,大头已经通过其它赚钱的款式赚回来了,这些只要清底了,也算是一种收入, 只有街头那些说某某品牌某某处理尾货的,有些是换标,他们从批发市场拿一些很接近品牌风格的款式,当然,这些也是低价收回来的,然后去搞一点商标,换一下,就这样让我们错以为是很低的一折两折货, 也许有人会说,品牌方为什么不去追查他们? 其实这个操作起来会比较麻烦,而且好多城乡结合部比较多,再加上有些加盟商,分销商自己也会低价处理一些,管理起来的难度比较大,所以说也是没办法的。 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找货团队,全国各地工厂/档口的微信二维码都有。外地的店主可以添加客服微信dangkou66,不用亲自去跑市场,就可以在平台查看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全国各地服装、鞋子、包包等全部批发市场档口的微信二维码哦,直接和档口拿货,没有买手赚差价。   都说幸福的大多相似,不幸总是各有不同,而这句话放在服饰行业也颇为适合。为数不多的几家出现“双降”的服饰企业便各有各的难处。   拉夏贝尔便是其中的典型。其公布一季度未经审计的业绩报告显示,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三个月内,拉夏贝尔公司营收同比暴跌83.53%至1.58亿元;股东应占净亏损为7016.1万元,扣非后亏损8576.2万元,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4.23亿元。   尽管亏损显著收窄,但拉夏贝尔仍面临巨大挑战。   自2015年以来,拉夏贝尔就陷入了业绩持续下滑的“泥沼”,盲目扩充品牌、大举开店成为最主要的原因之一。服装行业最难承受的压力就是库存压力。而早期拉夏贝尔的加速扩张,巨额亏损,多次退市警示,而且早前的投资并购也变成包袱,使得拉夏贝尔已经进入了非常困难时期。   自2019年起,拉夏贝尔展开了大规模的战略收缩,在转型上,拉夏贝尔可谓是下足了决心,但从最新的这份一季度财报来看,收效并不尽如人意。   不同于拉夏贝尔的连年亏损,红豆股份今年一季度的“双降”,则与去年疫情有着直接关系。   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红豆股份实现净利润仅为5068万元,同比下降16.57%。而“双降”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2020年一季度因疫情爆发,红豆大笔“杀入”口罩和医用防护服业务,于是借着疫情东风,使得公司去年一季度在行业普遍大跌的情况下,净利润实现逆势上涨。但随着疫情日趋平稳,红豆口罩和防护服生产线处于大幅减产状态,导致一季度业绩出现下滑。   除了拉夏贝尔和红豆股份,柏堡龙、步森股份同样出现营业收入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双降,而这种下降趋势并非单季而已。持续下跌背后,或是错失发展机遇、主营业务萎靡不振,或是过分激进、资金链断裂,反复易主从而内部动荡……   03 国货消费热潮初现   如果说在私域、数字化上的持续布局,是服饰品牌快速复苏的基础,那么,BCI事件则助推了国货服饰品牌在一季度的崛起。   安踏2021年一季度营运表现报告显示,三大业务部门的运营数据均超过分析师预期。报告期内,集团旗下安踏品牌零售金额同比录得40%至45%的正增长,FILA品牌零售金额同比录得75%至80%的正增长。安踏集团旗下其他品牌(包含DESCENTE、KOLON SPORT、SPRANDI及KINGKOW等)产品零售额录得115%至120%的正增长。   李宁在今年一季度也同样延续了同比高增长的态势,2021年一季度运营数据公告显示,李宁销售点(不包括李宁YOUNG)于整个平台之零售流水同比增长80%至90%,录得高段增长。   分渠道来看,李宁线下渠道(包括零售及批发)录得80%至90%低段增长;其中,零售渠道录得90%至百分百低段增长,批发渠道录得80%至90%低段增长。电子商务虚拟店铺业务增长更是迅猛,录得一倍增长。   BCI事件一定程度上使国外品牌形象受损,激发了国内消费者的文化自信。而此次的热点事件,也让国内服饰行业也迎来新一轮洗牌,使国货品牌迎来了崛起契机。   从一季度业绩表现来看,国产品牌通过高效供应链、原创设计、全渠道零售不断提升自身核心竞争力,有望实现快速发展。   写在最后   联商特约专栏作者、独立零售研究员孙裕隆表示,2021年一季度大部分服装行业上市企业呈现“双增”基本属于意料之内,“去年的一到三月份正是疫情的高发期,彼时大多数服装企业销售处于半休克状态,今年跟去年同比,出现这种高增长其实属于比较正常的一个状态。”   他认为,在经历了去年的疫情之后,绝大多数服装企业内部的调整力度都比较大,一方面是产品研发和产品整合上进行了大幅度调整;二是在分销的推广上新增或者加大了直播带货、社群营销的力度。因此,服饰企业今年一季度的增长,主要是渠道性增长和产品性增长。   整体来看,去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虽然让服饰行业受到不小冲击,但也让很多企业在产品规划和产品整合上的能力得到了加强,反而因祸得福。  来源:联商网        在服装行业,现在这种时候能轻资产是最好的,就是说你想办法把运营搞好,学会销售, 只要自己实力不够强大,尽量不要涉及到生产的环节,一方面是现在外面生产流水线已经非常成熟, 另一方面就是现在两个都做,那么你战线拉的太长,两头顾不过来, 虽然现在很多人说自己做全产业链化会节约成本,但是对于销售来说,你真的会卖了,进价差个五块十块的,其实影响不大, 而且很多人忽略了一件事,你不涉及生产环节的话,你的精力不会被分散,因为只有开过工厂的人,才知道生产方面的事有多麻烦。 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找货团队,全国各地工厂/档口的微信二维码都有。外地的店主可以添加客服微信dangkou66,不用亲自去跑市场,就可以在平台查看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全国各地服装、鞋子、包包等全部批发市场档口的微信二维码哦,直接和档口拿货,没有买手赚差价。 对于服装生意来说,现在小商家如果觉得不好干,其实可以选择去跟别人打工,只要能赚钱,没有什么可耻的, 自己干有发展瓶颈,没办法扩展,天天如果赔钱的话,自己家里有矿,那就另说,如果没有,还要欠帐的话,那还不如跟别人打工, 心中有做好生意的梦想,咱可以缓个两年,等这两年市场行情变好之后,咱再出去干,不是也可以吗? 为什么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?我很好奇,这样硬撑着,意义有多大?每天赔钱不挣钱,家里难道不需要花钱吗?自己就不需还贷吗? 我们是一个专业的找货团队,全国各地工厂/档口的微信二维码都有。外地的店主可以添加客服微信dangkou66,不用亲自去跑市场,就可以在平台查看广州、深圳、杭州等全国各地服装、鞋子、包包等全部批发市场档口的微信二维码哦,直接和档口拿货,没有买手赚差价。

    2022年11月24日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